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洛江新闻资讯 > 法律法规 >

    2019年都快过了,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“车机”

来源:     时间:2020-01-01 05:22     编辑:洛江新闻

  

述这两个问题,团友们可以在评论区回复你的见解;之所以开篇便先抛出这两个问题,主要是因为汽车与车机在本质上有个明显的区别,作为传统制造业的产物,汽车一直以来追求的是安全、稳定;而作为互联网科技的产物,车机系统目前是在快速迭代的;这其中所延伸出的问题就是快速迭代中的车机,应该如何适配一款汽车产品的漫长生命周期。所以,在我身边已购车、未购车的朋友中,关于上述两个问题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回答。



关于快速迭代的车机如何适配汽车漫长生命周期这一问题,2019年我在博越PRO上看到了一种解决方案。博越搭载的是GKUI智能生态系统,博越PRO搭载的是全新GKUI 19智能生态系统;GKUI 19与GKUI两者的差异,我这里不多赘述,团友们可以点击“带着100℃的热爱,细数博越PRO带给我们的‘惊喜’”回顾我对博越PRO的试驾体验。在博越PRO推出后,吉利汽车也推出了“2016款、2018款博越GKUI 19专享换机升级方案”,升级涵盖了车机硬件、软件系统与流量服务。这种升级方式在特斯拉也有采用,例如特斯拉车主可花1800美元升级MCU硬件,获得影院模式、卡拉OK等娱乐功能;甚至是刚刚发布的HW3.0自动驾驶硬件,也可以花56000元进行升级。



汽车车机的发展历史类似于手机的发展,从功能手机到智能手机,从功能车机到智能车机;大多数国内消费者对于车机的概念是从倒车影像、导航、影音娱乐等功能性需求开始的,而当如今汽车被冠以智能二字时,决定一辆智能汽车的智能程度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搭载车机的智能程度。功能导向车机与智能导向车机的另一大区别在于前装与后装;曾几何时,贴防爆膜、装车机、加坐垫一度成为车主提车的三部曲,如今提车后贴膜、加坐垫者不在少数,装车机的却已寥寥无几;究其根本就在于车机已成为车企的另一大战场,前装的智能车机有着后装无法比拟的优势。



早期车企对车机这一块的重视程度并不高,加上智能手机风潮带来的汽车后市场繁荣,以至于当时许多人都抱有前装车机不如后装车机的观念。后来车企逐渐在车机上发力,也开辟出通过手机投映将手机里的智能投影到车机上的方式;但车机屏幕有别于手机屏幕,车内场景也不同于生活中使用手机的场景的事实,令整个行业充分意识到,车机需要有属于自己的操控系统;而车企也深谙拥有一套自主可控的车机系统的重要性,因为随之而来的汽车新四化、汽车智能生态,都离不开车企在车机系统上的核心技术。



目前市面上的智能车机的基础架构主要有QNX、Linux和Andriod三大阵营,前两者的稳定性会更好一些,但就像它们的名字不如Andriod一样,它们在应用生态上远不如Andriod。例如奥迪的MMI、宝马的Connected Drive、福特SYNC就是基于QNX打造,特斯拉的Version、丰田G-BOOK则是基于Linux打造,福特SYNC+、蔚来NOMI、比亚迪DiLink则是Andriod阵营的拥趸者。



相较这些平时人们不太能听到的架构、底层OS名词,我们只要记得一款好的车机生态,应当具备安全、稳定、敏捷、丰富的生态和人机体验出色等几个点即可;在这个角度上,QNX、Linux、Andriod,或者鸿蒙OS、AliOS都是各有春秋的存在,并不妨碍我们对符合用车场景智能车机的选择。



为什么用车场景更值得深思?因为我们在车内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驾驶,最初车厢里一切的功能配备都是围绕驾驶展开,如今随着智能车机的到来,有了娱乐、导航、语音交互、社交等等新鲜玩意。可人类在车里的精力主要还是在驾驶,自动驾驶尚未实现,智能辅助驾驶仍需要以人为主,此时我们还有多少精力去娱乐、社交呢?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,回顾一下你开车时除了驾驶还会做些什么。



在道路尚未四通八达、我们的出行半径依然只是自己生活周边时,我们对导航并没有太大的需求;我们现在用导航很多时候并非不认识路,只是导航可以指引我们更快捷、更有效率地抵达目的地;导航不只是引路,还有所搜索周边的功能、还有实时路况的功能、还有限行限号区域的提醒等等。智能车机的到来顺应了人们生活方式的变迁,顺应了人们对美好的追求,而非为智能而智能。



以导航系统为例,中国互联网碎片化的特点导致了车载导航的复杂性,尤其是在后装车机的年代,导航平台几乎成了后装车机的主卖点;但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,解决碎片化的最直接明了的方式就是资源整合。以前的车机想要实现资源整合,打破碎片化的市场格局是极其难的,但当车企对车机系统拥有主控权时,一切都将变得不同。例如吉利GKUI 19就整合了高德地图、腾讯地图、百度地图三大在线导航平台,满足驾乘人员的多样化体验需求;所以,智能车机的智能离不开资源整合,而资源整合离不开车企的实力,或者说智能车机系统提供商的实力,这些同样体现在智能车机的应用生态上,是分派系的还是全整合型的。



物联网是一个大概念,只是许多车企将其放到了汽车智能车机的营销上,例如车家互联;车家互联目前仅仅是萌芽阶段,同样存在碎片化的现象,京东、小米、阿里、华为等企业都在积极搭建各自的生态。站在用户的立场,车家互联目前是可以实现的,只是你需要付出的成本不只是买一辆车。在5G、loT技术快速迭代的当下,智能车机一年的迭代,可能等同于传统汽车5年的变化;而对于即将购车的你,在智能车机还无法普及购车后的软硬件升级时,还是回归自己的初心,到底是买车,还是买一堆可能过时的智能硬件。



当然现阶段的一些智能科技确实有减缓驾驶疲劳的效果,例如智能辅助驾驶系统,例如智能车机里好的人机交互。语音交互控制就是智能车机中实用性颇高的功能,它的到来能让人们更好地驾驶车辆,保障出行安全;而智能车机衍生出的AR实景导航、双屏/三屏互联等都属于基于驾驶安全,能减缓驾驶疲劳的人性化科技。在我来看,这些好的人机交互功能,比起“KTV”、“视频”等娱乐功能进车厢更有实际意义。



首先,车载社交是一个还未有定论的新生社交方式,对于近期有购车计划的消费者,车载社交这一项不应是你购车的核心关注点;其次,可以预见的是,车载社交将会成为巨头的另一角斗场。在万物皆可社交的当下,车载社交可以为汽车打开通向生活的大门,解锁更多的用车场景。但是目前有关车载社交的探讨还仅限于手机移动端的社交移植,并没有一个确切的车载社交结论;掌握社交命脉的企鹅,从QQ到微信,已经论证了社交市场的红利,车载社交的战场,显然还会经历一番腥风血雨。



车载社交最终会是手机移动端社交的一个节点,还是拥有全新的社交形态,我个人更倾向于后者;虽然智能车机上的社交还未百花齐放,但在手机APP端的车主朋友圈却早已在各大车企的运筹帷幄之中,各家车企都有属于自己的APP,都有属于车主的圈层。可以肯定的是,除了传统的互联网巨头、车企,像科大讯飞等在智能车机领域发力的“新玩家”,同样不会忽视车载OS这块大蛋糕,科大讯飞推出的飞鱼OS就是很现实的例子。



2019年都快过了,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“车机”?对于近期有购车计划的团友,参考“用车场景”那一栏的内容;对汽车与智能车机有兴趣的团友,智能车机将在5G、loT技术快速发展的当下,以小步快走的形式呈现出汽车的另一个春天,至于过程中会有哪家企业占领高地,都值得我们拭目以待,因为这是一场由中国力量在世界汽车舞台主导的表演。


(图片来源网络,侵删)

上一篇:涡轮车坏了,怎样修才不会被坑?_汽车
下一篇:没有了

法律法规